哈尔滨安腾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电话:0451-8565192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哈尔滨安腾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451-8565192
邮箱:service@china-chengtian.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淘宝或于节后重启卖药交易,业内人士叹道路艰难

编辑:哈尔滨安腾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淘宝或于节后重启卖药交易,业内人士叹道路艰难
在去年6月20日“风靡”18天被责令整改之后,淘宝商城医药馆(以下简称医药馆)断开药品交易网站链接。此间,只能够进行保健食品的运营。而40万用户打破地域售药的限制,淘宝商城医药馆让医药商家尝到了甜头,医药馆或将成为医药商家线上竞争的另一片沃土。

春节之后,淘宝商城(现更名为“天猫”)医药馆,有望重新“开门卖药”。

在去年6月20日“风靡”18天被责令整改之后,淘宝商城医药馆(以下简称医药馆)断开药品交易网站链接。此间,只能够进行保健食品的运营。

40万用户,打破地域售药的限制,淘宝商城医药馆让医药商家尝到了甜头,医药馆或将成为医药商家线上竞争的另一片沃土。

■4亿用户

“这是一种双向选择。”北京开心人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开心人大药房网上药店,以下简称开心人)董事总经理史文禄这样形容开心人与淘宝商城最初的接触。

2009年,开心人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具备从事互联网药品、医疗器械交易服务的资格。2010年6月,开心人网上药店开始正式运营,“也就是说,从那时起开心人才有了自己独立的网上售药平台。”

从时间上来说,相较于早在2005年12月29日上线的中国第一家医药B2C药房网(京卫大药房网上药店),那时的开心人还是个“新兵”。

“开心人是后来居上。”业内人士苏硕(化名)这样评价,“他们是以公司的形式在运作,与以部门的形式运作不同,是大投入、大产出。”

“随着2005年年底中国网上药店第一张牌照的诞生,6年的时间,网上药店走过了整个发展过程中的初期阶段。”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逐渐步入正轨后,史文禄在思考,“开心人发展到这个阶段之后,我们希望除了拓展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外,还能够与拥有庞大购物用户影响力的平台去合作。于是,我们就尝试和淘宝商城沟通。”

这是2011年年初的时候。

淘宝商城作为一个极致化的网络虚拟地产,“那些常用的、标准化的商品,淘宝商城里面几乎都已经涉及,除了医药。”史文禄有些庆幸,“消费者对于药品的需求一定是刚性的,因为我们的健康需要调整,只是每个人具体需要的药品不一样。”

“淘宝商城本身在未来的发展中需要更多有竞争力的商家加入,特别是具备竞争性商品品类的商家。而淘宝商城在对自己的定义中是缺少医药这个商品性的,从商业的角度来说,医药毫无疑问是淘宝商城商品品类的一个补充。”史文禄瞄准了淘宝商城4亿多的用户量,“我们需要淘宝商城这样的平台,能够瞬间帮助我们拥有这么多的用户,以非常低的成本来获取用户,双方一拍即合。”

4亿多的用户量,对于医药商家而言,这个数据足够吸引人。以全国首家合法网上药店药房网为例,“现在注册的会员大概有500万,其中持续消费的活跃会员(3个月有购买记录的)180万。”北京京卫元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药房网)品牌运营中心总监丁波直言,“每月新增活跃会员4万,药房网销售额的持续增长是有保证的。”

500万用户已经如此,何况4亿。

与开心人有同样诉求的是早其一年便开始与淘宝商城接触的复美大药房(以下简称复美)。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复美、开心人与淘宝商城共同推进医药馆的业务申请、系统开发,包括医药馆的设计等。“相当于说,复美、开心人是和淘宝商城一起来前进的。”史文禄说。

2011年3月21日,淘宝商城如愿取得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管局颁发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具有在互联网网站上发布药品信息的资质。

事实上,早在2010年年初,淘宝商城的高层已经有了涉足医药B2C领域的打算。“最初的想法和现在不完全一样,”苏硕透露,“淘宝商城最初是想找一家有实力的医药企业合作,后来思路变了,确定下来还是做平台。”这样便有了第一批“入驻”医药馆的5家医药商家。

目前,我国医药B2C企业有56家。换句话说,可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并且针对个人消费者的网上药店有56家。其中,拥有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并且已组建团队正式运营的仅10家左右。另外,包括第二批在内,入驻医药馆的医药商家总共15家。

同样是电子商务企业(以下简称电商),“大的电商可以不和淘宝合作,但这不适合中小电商。决定你的合作伙伴,不是所谓行业规则,而是你的用户。”关于“出淘or入淘”,史文禄在微博中发表自己的观点,“淘宝拥有最大的消费人群,为什么不合作?关键要了解游戏规则,整合双方前后端系统,避免流程混乱和管理成本增加。同时,做好后期的数据发掘。”

“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会一直运营,这并不冲突。好比我要卖鱼虾,我可能是在海里撒网,也可能是在河里捞鱼,开心人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就像大海,淘宝商城就像河流。在海里,由自己来整合所有的信息,包括资金流、物流等,这毕竟困难,且有更多的风险。”选择大海,还是河流,史文禄的答案呼之欲出,二者兼顾。

■谨慎重启

2011年7月8日,在医药馆试运营的第19天,史文禄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如何在操作上符合国家法律法规,”这是史文禄唯一的担心。

由于淘宝商城上存在一些不规范的问题,如链接到网上合作药店的二级网站未经审批、未按规定在网站首页的显著位置标示《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的证书编号等。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要求淘宝商城进行整改,断开与5个未经审批的网上药店二级网站的链接工作。

史文禄坦言,在中国,医药企业与淘宝商城结合这样的事情没有先例,“我们的主管单位需要摸索,我们也需要摸索。”至于医药馆开通后的销售情况,“淘宝商城不担心,我们也不担心。”而医药馆半个多月的试运营也证明了这一点,“当时,每天的销售额基本上能够达到15万元。而且,这是在我们和淘宝商城都没有做任何宣传的前提下。”

苏硕也有同感,“当时的业绩还是不错的,和同一时期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相比,淘宝商城这边的销售情况比较好。”

尽管医药馆试运营好景不长,可观的销售额,还是吸引了其他尚未入驻的医药商家。

要满足4亿用户的健康需求,5家医药商家还远远不够。由此产生了第二批入驻潮。

“医药馆的上线,让我们整个行业都兴奋起来。药房网也做电商,2011年销售额达到3亿元,可是放在电商行业,药房网还是很小的一个电商企业,淘宝商城一天的销售额可能相当于我们一年的销售额。”丁波看到了希望,“我们希望大的电商的进入能够带动医药电商行业的整体发展。”于是,药房网旗下京卫大药房于2011年10月正式加入医药馆。

两个月后,去年年底,亚洲大药房加入医药馆。尽管目前“保健食品在淘宝商城的销售情况比较一般,”但亚洲大药房对于医药B2C的发展十分乐观,“这是大势所趋。”

在医药馆试运营之前,淘宝商城已经取得《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具备在互联网网站上发布药品信息的资质,但并不能够进行药品交易。

“我们现在是如何在流程上进一步合法。”史文禄进一步说明,在流程上是指,消费者在淘宝商城找到药品后,并不是直接在淘宝商城的页面上完成交易,“而是在我们这些医药企业自己的网上售药平台上完成交易,因为淘宝不具备药品交易资格。”

确实如此,“淘宝商城提供一个平台,就像商场一样,给众多的医药商家提供一个交易平台,但是消费者一旦购买,交易页面就会跳转到医药商家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丁波说。

而这样的“跳转”,“导致整个系统都要重新开发、重新调试,商家也要做好系统跟淘宝商城去对接。”史文禄补充说。

即使是淘宝商城自己,对于医药馆重启一事,也表现得非常谨慎。“这是一块新的业务领域,我们要做到相当充分,才能够正儿八经地把这块业务领域推出去。”淘宝商城公关部负责人颜乔向新金融记者表示。

作为医药商家,苏硕的态度也是如此,“还是保险起见,重新启动之后不能像上次一样这里不对、那里不对,再推出来就要更加谨慎。”

相较于全国40万家药店,保守估计3000多家药店连锁企业,而其中具备《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并且入驻医药馆的仅仅15家。

一方面,传统行业向电子商务转型时,犹豫、担心,没想明白;另一方面,资金的持续投入加重了原本就有的犹豫、担心。更多的医药商家在保持观望态度。

但也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或许医药馆的重开,会加快原本在观望的医药商家申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和交易的证书。”苏硕说。

■衍生问题

“把过去全部忘掉,因为淘宝商城的玩法和主站的玩法是不一样的。”史文禄这样告诉自己和身边的同事。

从独立运作医药B2C到与淘宝商城合作,“复制”是一种“捷径”。

“开心人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积累了很多用户数据,通过这些用户数据,我们真正了解到中国互联网购物用户的喜好情况。”史文禄侃侃而谈,“在这背后,我们培养了一批非常专业的医药电商运营人员,又在这背后,我们建立了中国互联网后端服务流程。我们把这批在人才基础上积累下来的宝贵财富移植到淘宝商城去运营的时候,与同行相比,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优势。”

而同时,史文禄很清楚,“拥有别人没有的优势,但是在某些方面也是和大家同时起步,所以更要把过去忘掉,去学习淘宝商城的规则。”

同在医药馆这个屋檐下,遵循规则,才能更好地直面线上竞争。

“商家间的竞争是整合性的竞争,商品不是核心竞争力,商品重合没有关系,重要的是基于网络用户数据整合自身的供应链,整合得好,效率自然高。”史文禄表示,消费者的诉求是多方面的,商品在网络上的营销技巧,包括商品的优化、组合包装、后端服务等,是整个流程的竞争,而不是单个商品。

“电子商务与传统商业的道理是相通的,但是具体到玩法,消费者对商家的服务需求是有差别的。”颜乔表示,医药B2C与其他领域B2C的道理也是相通的,“比如说来了那么多的客流,卖家接不接得住,在一定时间内能不能把产品发出去,产品发出去之后的售后服务怎么样。”

确实,无论是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还是医药馆,服务能力对医药商家是个极大的考验。尤其配送能力。

在全国56家医药B2C企业中,绝大多数选择第三方物流公司进行药品配送。而药房网是个例外。

“消费者有两种配送选择。”丁波介绍道,第一种,由京卫大药房就近配送;第二种,消费者到任意京卫大药房自提。而配送人员是北京京卫利达医药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卫利达)在京卫大药房的驻店人员。京卫利达与药房网同属于北京京卫元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是医药B2C行业内唯一获得GSP认证的物流公司。”

能够实现就近配送,这与京卫大药房的覆盖率有一定关系。京卫大药房全国4299家药店,相当于4299个配送中心,在一线城市做到4小时配送的同时,资金的投入是很大的。

“配送体系投入将近2个亿,自药房网成立开始逐步完善,药房网和京卫大药房的客服是分开的,其余的都是一条线。客服系统的建立投入近3000万元,另外,网站的抗压能力,包括网站维护、保密技术等又投入几千万。运营起来,总共投入了3个亿的资金。”丁波说,“在这个过程中,老板一定需要坚定的信心和长远的规划。”

如此大手笔的成本投入,没有第三方物流的参与,药房网确保了配送过程中药品的安全性。而如果药品在某个环节出错,由谁来担责。

“责任主要由商家来承担,包括配送和售后服务。当然,我们会进行积极地协调和引导。”颜乔说。

目前网上药店尚不能刷医保卡,“国家相关部门在探讨这个问题,我认为随着国家的发展,这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史文禄说。

至于未来如何,亚洲大药房总结为,“前景可观,道路艰难。要坚持。”

“网上药店或许会成为中国垂直电子商务发展的一个大潮,甚至会在未来引领中国第三波垂直电子商务发展浪潮,这里面一定会诞生出一些非常伟大的医药企业,这不是我决定或者谁决定的,而是大势而为。”史文禄充满了信心,“中国的消费领域正在发生转型和升级,这是由消费者决定的。”

对于淘宝商城医药馆的重启时间,“现在没有办法给一个准确的时间表,但是应该很快。”颜乔表示,平台已经可以看得到,但还需要一些调试,进行对接,所以没有完全打开。

史文禄透露,“重启是在春节之后,现在正在进行扫尾工作。”

无论是自身的网上售药平台,还是医药馆,服务能力对医药商家是个极大的考验。
上一条:国内中药材价格遭下跌潮,部分品种价格跌幅过半 下一条:暂时没有!